客戶服務 > 幫助中心 > 保險案例
保險案例

自駕游享受快樂更要防范風險

    隨著氣溫的回暖,群芳吐艷,綠樹成蔭,很多朋友都會選擇自駕游外出旅游賞景。享受快樂更要防范風險,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開心出門,平安回家。但是,涉及自駕游的法律糾紛不斷增加。對此,北京市房山區人民法院法官整理了幾起典型案例,提醒大家謹防自駕游期間可能發生的法律風險。

    案例一

    乘車不系安全帶,發生事故自己亦需擔責

    劉某、夏某、吳某、趙某相約一起外出自駕游,并約定:乘車人無需向車主劉某支付勞務費或車輛使用費、租賃費,但需共同分擔旅行中發生的油費、住宿費、用餐費。為了方便隨時下車拍照、游玩,旅途中,除了劉某,其余幾人均沒有系安全帶。結果,當行駛至某路段拐彎處時,車輛撞上了公路一側的水泥墻,并發生側翻,車上幾人均不同程度受傷,其中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吳某受傷最為嚴重,并為此花去治療費27000元。交警隊認定劉某超速行駛,對此次事故負全部責任。后吳某將劉某告上了法院,要求對方賠償自己損失27000元。

    對此,劉某答辯到:事故發生時,吳某等人均是無償搭乘我的車輛外出旅行,這屬于好意同乘,而且他沒有系安全帶也是導致他受傷的重要原因,應該減輕我的賠償責任。

    法院經審理認為:劉某在駕駛途中并非是以盈利為目的搭載吳某等人,吳某等人雖然分擔了油費、食宿費用,但無需支付車輛使用費或駕駛勞務費,屬于無償受益人,故雙方并不存在客運合同關系,吳某要求劉某承擔全部賠償責任有違公平原則;而根據夏某等幾名證人的陳述,吳某在行駛途中并未系安全帶,故其本人對于損害事實的發生也存在一定過錯,該過錯與其所受損害的后果程度具有直接因果關系,故應當減輕侵權人劉某的責任。最終,判令劉某賠償吳某21600元。

    法官提示:在自駕游過程中,司機是關鍵,是所有人安全的重要保障,所以司機一定要依法行駛。同時,司機在提供免費搭乘服務時,可以考慮和搭乘人簽訂書面協議,載明無償搭乘等事項,以降低自己的責任比重。

    其次,作為乘客,也應對自己的生命安全負責,而系安全帶就是一項重要措施。也許這會影響乘車體驗,會讓我們覺得不便,但安全帶能在發生突發事故時降低我們受傷的風險和受損程度。如果不系安全帶,一旦事故發生,不僅自己會受損,并且還要自行承擔一部分過錯責任。

    案例二

    停車啟動太著急,致人受傷需賠償

    楊小姐和馬小姐都參加了某俱樂部組織的一次自駕游活動,并繳納了相關費用。因為馬小姐自己有車,且她駕駛的車輛余有空位,于是經過協商,俱樂部安排楊小姐乘坐馬小姐的車參加此次旅行,且無需另行支付費用。旅行途中,遇到了美麗的景色,馬小姐和楊小姐紛紛下車拍照。隨后,車隊重新出發。馬小姐先上車,楊小姐后上車。就在楊小姐上車時,她的左腳剛剛踏上車,右腳還落在車外地面,急于追趕前面車隊的馬小姐就已駕駛車輛起步了,從而導致楊小姐被拖行而后摔倒并被車輛碾傷,并為此支付了高額醫療費,馬小姐也先行墊付了部分費用。后來,楊小姐將俱樂部、馬小姐以及事故車輛的保險公司一并告上法院,要求三被告賠償自己醫療費、護理費、住院伙食補助費、營養費等各項損失。

    對此,俱樂部和馬小姐均表示同意按照法院認定的責任比例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保險公司則提出:楊小姐是在乘坐馬小姐所駕車輛過程中發生的事故,她屬于車上人員;根據楊小姐的陳述,她是上車時摔倒的,即使后來是被車輛碾壓受傷,也屬于她在上車時不小心造成的損失,不屬于交強險的賠付范圍,故不同意承擔理賠責任。

    法院經審理認為:交強險合同中的受害人應是指因被保險車輛發生交通事故而遭受損失的人,但不包括該車輛的車上人員和被保險人;本案中,楊小姐受傷是因為在其上車過程中,馬小姐所駕車輛提前啟動造成的,應屬于交通事故;事故發生時,楊小姐的身體并未完全處于被保險車輛上,故并不屬于“車上人員”,而應是這起事故中的受害人;馬小姐作為事故責任人應對楊小姐所受損失承擔賠償責任,鑒于馬小姐所駕車輛已投保,故保險公司應在保險限額內承擔民事責任,超出保險限額部分,由馬小姐承擔;此外,楊小姐和馬小姐均是參加由俱樂部組織的自駕游,也是俱樂部安排楊小姐免費乘坐馬小姐的自有車輛,對此應視為馬小姐無償為俱樂部提供了勞務,所以在因為馬小姐的重大過失導致楊小姐受傷的情況下,俱樂部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最終,判令馬小姐和俱樂部連帶賠償楊小姐各項損失16000元,保險公司賠償楊小姐110000元。

    法官提示:自駕游過程中,有時候為了追趕前車或趕時間等各種原因,司機難免會著急啟動車輛或快速行駛、緊急剎車。但是,任何情況下,人的生命安全都是第一位的。作為司機,在旅行全程都應時時刻刻注意提高警惕,照顧到車上乘客的安全,在停車、剎車、啟動時,多多留心一下各位乘客是否已經處于安全的狀態, 并適時提醒,例如車輛啟動前先確認同車人員是否均已上車并系好安全帶,車門是否已經關閉,等等,尤其是車上有孩子和老人時更需看顧周全了,否則難免給自己和他人造成不應有的損害,影響了旅程的愉悅程度。

    案例三

    拼車切記勿超載,發生事故傷友情

    王先生和杜先生等八人都是一個公司的同事,經常在一起聚餐玩樂。王先生考到駕照后,大家相約自駕游。于是王先生從某租車公司租來一輛小汽車。同時八人共同約定由王先生負責駕車,其余七人免費搭乘。旅行途中,他們遇到了一名違規翻越道路隔離欄的行人。為躲避該行人,王先生所駕車輛與道路一側的欄桿相撞,造成車上的杜先生受傷。那名行人見狀不妙趕緊逃走。后來交警部門認定那名行人負此次事故的主要責任,同時,因為車上所載人員已超過核定人數,且車輛在沒有限速的路段沒有保持安全車速,故王先生負事故的次要責任。此后,因那名行人失去聯系,杜先生將王先生及租車公司、保險公司一并告上法院,要求三被告賠償自己因此次事故造成的醫療費等各項損失。

    保險公司未到庭應訴。租車公司認為涉案車輛是該公司對外出租的車輛,但該公司對事故的發生并沒有過錯,不同意承擔賠償責任。

    王先生則提出異議:我們八個人是協商一致后共同決定自駕游的,由此發生事故亦應由八人共同承擔責任;雖然我負責駕駛車輛,但我是在執行大家集體作出的決策,同車人員均有安全保障義務,但是大家對于事故的發生都沒有作出安全提示,都存在過錯,故我僅同意承擔部分賠償責任。

    法院經審理認為,杜先生未在本案中起訴那名行人,那么應由該行人承擔的賠償責任也不應當由其他人承擔;王先生在此次事故中應承擔30%的過錯責任;此外,杜先生自行乘坐超過核定人數的機動車,其本身對于事故的發生也具有一定的過錯,故應適當減輕侵權人的賠償責任;租車公司對事故發生并無過錯,故無需擔責;事故發生時,杜先生屬于車上人員,不是交強險和商業三者險約定的受害人,故保險公司也不用承擔保險責任。最終判令王先生賠償杜先生醫療費、營養費、護理費等各項損失17000元。

    法官提示:現實生活中,為了降低出行成本,或因車輛有限、司機有限,有時我們會選擇拼車進行自駕游。但是,任何時候,任何原因都不應成為我們枉顧生命安全的理由。對于司機而言,在同車人員已達到核定人數時,如還有人要求乘坐該車,應明確予以拒絕。而作為乘客,寧可缺少一次自駕游的機會,也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冒險去乘坐一輛可能超載的車輛。這種僥幸心理往往會給旅程埋下一顆不定時炸彈。

    案例四

    遇到事故到正規廠家修車,留存證據便于維權

    高先生好不容易搖到號,買了一輛二手車后,就帶著女朋友來了一場說走就走的自駕游。而不走運的是,在這首次自駕游中,高先生駕駛的車輛在路上發生單方側翻事故,造成車輛受損。事故發生后,他第一時間通知了保險公司,保險公司也及時指派工作人員趕到事故現場進行勘察并拍攝了相關照片。因為車輛受損嚴重,無法繼續行駛,高先生便聯系拖車公司將這輛小汽車拖到距離事故現場最近的一家汽車修理廠進行維修,并為此支付配件費、修理費共計35000元。當他拿著這些交費單據找到保險公司進行理賠時,卻發生了爭議。保險公司認為:此前已經對高先生的車輛進行了定損,定損金額為26000元,遠低于高先生主張的費用,所以僅同意按照定損金額支付賠償款。無奈之下,高先生只好將保險公司訴至法院。

    法院經審理認為:雙方所簽保險合同合法有效,雙方應依約履行各自義務。高先生投保的車輛在保險期間內發生交通事故造成車輛受損,保險公司應依約賠償。現保險公司認為高先生主張的賠付金額過高,但僅僅依據該公司單方出具的定損單并不足以證明高先生的維修費用超出合理范圍,故這份定損單不能作為認定涉案車輛維修費過高的依據。同時該車輛已經進行了實際修復,修理廠也已經開具了維修費發票并出具了結算單,結算單上也詳細列明了維修項目及單價,保險公司也未能提供足夠證據證明這個維修價格明顯高于市場價格,故法院對上述維修費發票予以認定,保險公司應當按照實際維修金額履行賠付義務,最終判令保險公司支付高先生保險金35000元。

    法官提示:沒有人希望自駕游過程中發生事故,但如果不幸遇上了,大家首先要做的就是在車輛出險后第一時間報警確定責任承擔主體,并及時報險,積極協助保險公司完成現場勘查、定損等工作,在保險公司定損后盡量將車輛送至正規的維修廠家而非隨便找家路邊修車鋪進行維修,同時記得讓廠家開具修車費用發票和清晰完整的修理項目結算單,這樣即使實際發生的維修費高于保險公司作出的定損金額,也依然能獲得足額理賠。

    (來源:中國保險報)

    篮彩微信群
版權所有:渤海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津ICP備08000254號
Copyright (C) Bohai Property Insurance Co. Ltd. 2006-2008 All Rights Reserved